月份:2020年5月

“中彩在线”真的是一个人在战斗?

作为一家由中国福彩中心持股的国有控股公司,中彩在线实际上从成立之初起就由个人控制。其复杂的股权结构,经层层“包装”后,实际控制权落到了一个名为贺文的自然人手中。按照股权比例计算,过去12年,贺文通过中彩在线亿元的收入,而代表国家的福彩中心仅仅获得18亿元。中彩在线沦为了个人牟利的工具。(《成都商报》5月21日)

一个运行了12年的国有控股公司,被指“沦为个人牟利的工具”,这样的消息显然有着极强的冲击力。当数以亿计的彩民们还在做着财富梦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已经成为个别人寻求“幸福”的垫脚石。不仅如此,若这一指控被坐实,还将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甚至可能存在腐败问题。

到目前为止,有关部门并未做出回应。今年4月15日,针对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民政部曾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福利彩票专项整改工作的通知》,《通知》透露了审计署指出的一些问题,诸如“部分省市工作中存在违规违纪、滥用资金、制度缺失、管理不严、监管不力等问题”等等。民政部当时也表示,已完成整改任务的78%。鉴于相关表述的高度概括,公众很难获悉中彩在线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不过,至少从媒体调查可知,中彩在线背后股权结构复杂,以及被自然人控制,并无疑义。原因很简单,这些均属于“公开的秘密”,不难从工商资料中查证。有关部门没有理由三缄其口,默不作声。这不仅涉及到彩民乃至社会公众的知情权,更关乎公共利益是不是被侵占的问题。

其一,中彩在线成立之时,福彩中心、以及民政部门有没有对另外两家发起公司进行资质核查?核查中有没有发现北京银都新天地、北京华运中兴的实际控制人都是一个叫“贺文”的人?而如果贺文控制了占股超过半数的第二、第三股东,则所谓的国有控股显然形同虚设。这也不符合国务院《彩票管理条例》“不得委托他人管理”之规定。

其二,退一步讲,即便控股权旁落可能是贺文后来操作运作的,福彩中心是否也存在监管失灵的责任?要知道,在跨度长达12年的时间里,贺文一直能够做到长袖善舞,予取予求,仅仅归结为个人演技高超,显然说不过去。有消息表明,2009年,民政部曾对彩票机构进行过一次大检查,发现“有的地方对外合作不规范;有的会计核算不规范,个别地方甚至发生了违法违纪事件”等,但为何没能解决中彩在线的控制权问题?

还有,据披露,2005年,贺文利用对中彩在线的实际控制,对东莞天意电子有限公司进行独家授权采购终端机,令其身价增长百倍,随即出售股权变现。这也有利益输送之嫌,难道福彩中心一点都不知情?

说到底,中彩在线之所以能够化公为私,沦为个人牟利的工具,显然并非“一个人的战斗”,不排除其中存在管理混乱、监管失灵,甚至违规违纪的可能。很多时候,一个人的神通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而已,根本上还在于公共利益成为个别人分肥的禁脔。

这些年来,彩票行业采购寻租腐败现象频发,国家体彩中心原副主任张伟华、印制处原处长刘峰、青岛市福彩发行中心原主任王增先等人已经先后落马。这也部分暴露出这样行业“腐败存量”的巨大,如何消化、消除这些存量,使得彩票行业真正体现公益性,并不轻松。(胡印斌)

电信手机用户发短信就能买彩票

编辑投注短信至106596888,即可完成双色球、3D、21选5、七乐彩等多种玩法

即日起,山西省电信手机用户,开通短信投注业务后,只要编辑投注短信至106596888,就可以轻松购买“双色球”等福利彩票了!今天上午,省福彩中心与山西电信公司特意为此举行签字仪式,并宣布手机短信投注业务正式启动。

山西省彩民中出2.2亿元福彩大奖后,彩民购买彩票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受此影响,不少投注站的销量也有了明显提升。尽管如此,受购彩时间、地点等因素限制,传统的投注方式也使不少彩民在购彩时存在诸多不便。为解决这一问题,在与山西移动开展手机投注业务之后,省福彩中心再度与山西电信强强联合,正式对电信手机用户开通了手机投注业务。在今天举行的产品发布会上,相关人士分别对手机投注产品进行了演示和功能介绍。据了解,手机投注是将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和传统的彩票交易系统相结合,彩民不用亲临投注站、不用排队,只需简单的手机操作,就可以随时随地轻松购买彩票。山西电信用户只要编辑投注短信至106596888,就可以完成双色球、3D、21选5、七乐彩等多种玩法。此外,系统还会自动提供每期的开奖信息和中奖信息,避免了中奖彩民因不知道自己中奖而发生弃奖的可能。而且,手机投注还有自动扣费、安全保密、兑奖省事等优点。

省福彩中心相关人士介绍,手机投注中奖后的领奖方式与投注站购彩不同。中奖金额在200元(含)以下的彩民,会直接将奖金返到手机线万元(不含)之间的彩民,奖金由银联打入用户绑定的银行卡中;中奖金额在1万元(含)以上的彩民,请在开奖次日起30天内,持有效身份证件和中奖短信到省福彩中心兑奖。

省福彩中心与山西电信公司于2011年7月5日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今后,省福彩中心和山西电信将在数据、互联网、信息技术等业务领域继续加强交流和合作。(记者 王普荣)

离婚后女子发现前夫中573万彩票 前夫:是我妈买的

买彩票,中大奖,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是彩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家住梁平县城的一家人,运气爆棚,仅仅花了56块钱,就中了573万大奖。然而,一家人为此闹上了法庭,而更奇怪的是,究竟是谁购买了这张彩票,谁才是这573万大奖的真正得主,成为了一个难解之谜。

2015年2月25日,重庆梁平县城的一对夫妻,丈夫孙进妻子吴琳琳两人办理了离婚,16年婚姻告终,夫妻分道扬镳。然而,就在双方离婚后的第二天,她接到了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丈夫中大奖了。吴琳琳迫不及待用手机查询了最近一起福利彩票双色球的中奖号码,结果让她如同五雷轰顶,前夫果然中了一等奖!金额高达573万!

而更让吴琳琳无法接受的是,她查询到前夫购买这张彩票的日子是2015年的2月17日,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离婚!

吴琳琳决定找到前夫孙进问个究竟,孙进倒是很坦率,他说中奖573万确实是事实,但是,这张彩票不是他买的,而是他母亲李秀英买的。事情的真相果真如此吗?

至此,彩票究竟是谁买的,成了关键。换句话说,彩票如果真是李秀英老人本人掏钱购买的线万的巨额奖金就归老人一人所有,其他人也就不要来争了,但是如果是孙进让母亲代买,或者压根就是孙进本人购买的话,那么作为婚内夫妻共同财产,前妻吴琳琳就有资格来分享这笔钱。

2015年4月,吴琳琳一纸诉状将前夫告上了法庭,要求分割一半的奖金,税后共计230万元。当天究竟是谁在彩票站,购买了那张彩票呢?彩票店老板最有发言权,可是这个彩票店老板竟然是孙进的同学。加上彩票店监控视频的采集缺失,愈发让573万大奖的神秘得主身份,扑朔迷离。

2015年9月6日,梁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确认彩票为孙进的母亲李秀英购买,奖金归其所有。但是鉴于原被告在婚姻期间均没有固定工作,与第三人李秀英共同生活,共同经营茶馆,茶馆收益以及第三人的养老金共同用于家庭开支。因此,买彩票的钱应视为家庭开支,彩票奖金应当依法平均分给四位家庭成员,吴琳琳应分得彩票奖金115万元。

判决后,吴琳琳不服,提出了上诉。最终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二审判决,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书。认定彩票是由孙进购买,是孙进和吴琳琳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孙进应该向吴琳琳支付彩票奖金的一半230万元。

一夜之间,天降横财,然而这笔573万元的巨款并没有给家庭带来欢笑,相反的却是无尽的官司、争吵和烦恼,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在这场金钱和亲情纷争的漩涡里,没有赢家。